来自 旅游景点 2019-02-14 21:2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信誉好的网赌平台 > 旅游景点 > 正文

指尖上的历史 晋宫抉(22)覆舟山上褚蒜子和桓

  覆舟山,东际青溪,北临后湖,西近台城,周回不过三里,高不过百米,形状狭长,顶呈平行,两头渐低,人们因其像一只翻置的木船,所以取名为覆舟山。虽是一座普通的小山,却是皇家园林乐游苑所在,为东晋帝王将相消夏纳凉、娱乐休闲的福地。

  乐游亭里,石桌上,清茶、果脯、糕点,蒜子还特意让人摆了一束鲜花,主要是让气氛变得轻松点。

  桓温奉诏从荆州赶来。蒜子看到亭外走来的桓温,一身蓝白相间的锦服衬托的他更加风度翩翩。

  君臣见礼后,蒜子仔细打量着桓温,只见他相貌魁伟,神采奕奕,显然比数年前在舅舅家聚会时更有成熟的魅力。她难怪刘惔说他与孙权、司马懿相似。晋朝的美男子大多属于那种弱不禁风的柔柔的美,而桓温不是种种类型,很阳光,很有精气神。看着看着,蒜子就莫名想起已经离她而去多年的丈夫晋康帝司马衍。

  桓温也趁机偷偷地正面看了看蒜子,生得仪容秀雅,典雅大方,眉宇间露出一股英气。身段匀称,举止大方,确是个绝世美人。一颗心思早已怦跳不已,浑身如过电一般。他的一双俊目不自主得就紧紧地盯在了蒜子面容上,久久不肯离开。

  “桓将军一路舟车劳顿,实在是辛苦万分。”蒜子对桓温说着,谈吐温雅润和。桓温感受到蒜子一双如湖泊般宁静平和的眸底透露出的亲近与和善。

  “这山虽小,但地理位置很重要,是宫城的屏障,与东面的龙尾坡、蒋陵同为军事要隘。它的得失,关系着宫城的安危。当年苏峻叛乱,如果有臣在,臣就在覆舟山附近小丹杨南道埋下伏兵,完全可以阻挡甚至杀退叛军,也就不至于后来的火烧宫城了。庾公真是误国!”

  桓温沉吟了一下,轻浅的回答道:“美,只是少了洛阳的雄浑与长安的大气。终究有些不完美。”

  “我从未离开过帝京半步,不知道帝京以外的天地有多大?”少许后她又轻轻的说着。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将军长期在地方,说说眼下朝廷的困局在哪里?”

  “北胡困衅,前覆旧京,穷凶极逆,伪号累祀。百姓受灰没之酷,王室有黍离之哀,朝廷诸公怀仁抱义,食胆饮血,罹其祸酷,心存倒悬,而力不能奋。此乃可悲可叹!这个时候大家都要效仿曹子建。”

  “曹子建?你也喜欢?从明后而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蒜子情不自禁脱口而出曹植的《铜雀台赋》。

  “人们只知曹子建的一面,却不知他另一面。他在《求自诚表》里曾写到:忧国忘家,捐躯济难,忠臣之志也。他也有一颗忧虑国家大事忘记小家庭、为拯救国家危难而捐躯献身之心啊。”

  “你的请战奏疏哀家已经看过。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将军孤军直入,不怕踏上一条漫长又凶险的西征之路?”

  “臣不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蜀地位置重要,他是我朝立国江南的保障。北方胡人若据有巴蜀,顺流而下,则江南必受极大威胁。当时周瑜在刘备入蜀之前,早已规取蜀地,实为卓识,惜其志不果。”

  “还有,做人臣的,务必要胸怀天下。人谋居半,天意居半。臣以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抱着尽人事以听天命的态度。不要因为有自己不能左右的因素就不去努力,更不能因为自己努力了最终却失败了而去怨天尤人。”

  桓温说的很合蒜子的意思。君臣俩边走边交谈,蒜子专注着听桓温讲,一不小心绊了脚,差点摔倒,桓温见状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她,蒜子一阵羞涩,红了红脸。桓温零距离的闻到了女人的香味,沁人心脾。一种“做官应做执金吾,娶妻当娶张丽华”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

  “先皇英明神武,王敦叛逆时,就是被他给平定的,此堂不会倒,我朝社稷江山不会倒。”看了看面前的桓温,蒜子眼底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情。

  “如果太后陛下在没有什么事的话,明日午时启程。”桓温淡定的回答着,面色从容微冷。

  “好,哀家要为设宴为你践行。哦,对了,哀家为你推荐一人,袁宏,让他在你身边历练历练。”蒜子淡淡的说了,深沉的眸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翌日午时,桓温前往皇宫偏殿,向朝廷辞行。一身白色带了银色甲片的武将军袍,越发显得英姿飒爽、朝气蓬勃。皇宫内宽大的宴会大殿内,坐满了当朝的文武大臣。粗壮的六根描了红漆的圆柱笔直的撑立住殿顶的大梁,越发显得大殿高远深邃空旷。即使大殿内坐满了人,也依旧显不出拥挤。

  “将军年纪轻轻就能得到太后、皇上如此看重,前途当是不可限量。”何充笑着。

  “何公过奖了,下官哪有那般才能,是皇上皇恩浩荡给下官一个机会罢了。”谦虚的客套,可眼底闪过的得意令何充的心里有些不爽。

  “桓温,你想建功立业,请缨去攻打蜀地,蜀地风景自然旖旎,但攻打任务何其艰巨,远不如清谈来的风雅。”一旁的蔡谟不冷不热的说着,眼里满是不屑的嘲讽。此语引来旁边的文武大臣窃窃偷笑。

  桓温的脸不由变得通红,呵呵几声。仿佛他此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融不入清谈圈子,让他在名士前颜面尽失。

  大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下跪行礼。在蒜子的示意下,众位大臣们都相继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蒜子示意他坐下,美眸扫过大殿,朗声说道:“桓将军是我大晋优秀的青年将军,常年驻守边关,这次主动请缨攻打蜀地收复旧土,此番任务艰难,哀家和皇上今日特此为他设宴践行。”

  当酒宴正式开始后,蒜子举起酒杯对桓温说道:“桓将军,我朝西向的边关就交给你了,哀家敬你一杯。”

  “早听闻爱卿精通巾舞,今日里你可否愿意为哀家表演一曲,也算是为桓将军践行?”她貌似征询地问道。

  “臣自当为太后陛下献演。”说完刘惔又向桓温投去意味深长的眼光,然后款款走到大殿中央,白衣翩然,飘逸出尘。当他往那一站的时候,大殿内所有的喧哗声都消失匿迹,只留下静静的等待。

  不一会儿,大殿上响起了悦耳动听的曲子,伴舞的舞姬们跳起了欢乐优美的舞蹈。刘惔也披上长绸,扬袖而舞,舞姿优雅闲适,舒意自广,美轮美奂,大助宴饮欢愉!群臣们看的几乎迷住了双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s://www.dgmars.com/lvyoujingdian/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