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航天航空 2019-05-09 23:1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信誉好的网赌平台 > 航天航空 > 正文

太空日记

  两名中国宇航员将在天宫二号驻留30天。相较于国际空间站里的宇航员半年甚至更久的太空飞行,30天不算长。但长期在封闭的微重力环境下生活,对航天员的身体和心理都是极大的挑战。如何长期在太空生活,也成为此次飞行需要检验的一项内容。而曾在太空长驻过的国外宇航员们及航天专家也纷纷现身说法,带来了“太空生活手册”。

  宇航员在太空中的感受是独一无二的,也面临很多地球上不存在的挑战,仿佛开始了新的人生。

  前法国宇航员、第一位登上国际空间站的欧洲女性克洛迪·艾涅尔说,微重力环境让她印象深刻。“在微重力环境下飘浮,我们会发现自己拥有一个全新的身体。而这个身体是如何去一点点适应新环境的,在我看来十分有意思。”她说,尽管宇航员在飞行前已接受了大量训练和准备,但在太空中实际还是和此前预备体验的大不相同,“一定要在微重力环境下仔细探索身体和运动的变化”。

  为了身体健康,航天食品要根据宇航员失重条件下生理改变的指数,对膳食营养素作适当调整。而为了防止食品碎屑到处飘,航天食品往往被制成“一口吃”食品。水和汤汁、果酱等,则被装在塑料包或软铝管里,一点一点往嘴里挤。如今的太空食品能保持一周都不重样。宇航员可以享受湿或半湿食品,如带汁火鸡、牛肉等,饮食一般以高蛋白、高钙类食物为主。

  除了合理膳食外,保证每天的运动量是宇航员们保持健康的关键。“我们每天有两个小时的锻炼时间以保持身体健康。”曾经担任过国际空间站站长、第一位漫步太空的华裔宇航员焦立中说。

  在太空生活还要克服和适应许多工作和生活琐事带来的小麻烦。在焦立中看来,最大的挑战就是努力别丢东西:“所有东西都必须固定在安全的地方。但如果有人撞到某件物品,那么这个物品就有可能摆脱束缚,就丢掉了。”

  每周六,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们都会对空间站进行一次例行大扫除。多数丢失的东西都可以在空气过滤器那里找到,但有时一些东西可能好久都找不到,甚至永远找不到了。比如一些小零件、一包磁盘,以及手表、铅笔等个人物品,但不会构成危险。

  国际宇航联空间运输委员会秘书长杨宇光说,在太空中呼吸时,呼出的二氧化碳不像在地球上那样能够快速对流分散开来,而是会聚集在脸部周围,时间长了以后,尤其是睡觉时很容易感到憋闷,可能会导致宇航员不能保持良好的睡眠。

  宇航员的心理素质是远远超越常人的,但是长期在这种封闭的空间生活,同时又肩负繁重的工作,还需要适应微重力条件,有可能产生心理问题,所以心理疏导是长期太空生活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那么如何在太空漫游中保证心理健康呢?杨宇光表示,首先,要保障宇航员的休息时间。三五天的短期太空之旅,可以抓紧时间多做点实验,但长期的话,应该合理安排工作和休息及锻炼时间。其次,宇航员可以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比如国际空间站的穹顶舱拥有观察太空的最好视角,不少宇航员喜欢在这里观察、拍摄他们眼中的太空和地球。也有一些宇航员利用业余时间拍摄一些有趣的视频,与地球上的朋友分享。“现在技术发展了,宇航员们在空间站里可以看视频、听音乐,也可以发邮件、上推特和脸书,随时与自己的亲朋好友以及粉丝互动,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感受。甚至还能看世界杯的直播。”杨宇光说,丰富和享受业余生活是克服心理问题的重要方法。

  俄罗斯“齐奥尔科夫斯基”航天研究院院士、俄知名航天史学专家亚历山大·热列兹尼亚科夫介绍,在长期太空飞行中对抗抑郁的方法很简单,只需把日常工作安排得尽量充实,不要留出太多“想心事儿”的时间就行了。在他的研究生涯中还没碰到一起因航天员长期抑郁影响飞行任务的事例,有些航天员可能会在一两天内出现忧郁情绪,但此后状态都会步入正轨。彭茜

https://www.dgmars.com/hangtianhangkong/163.html